• <tr id='dTJPA3'><strong id='dTJPA3'></strong><small id='dTJPA3'></small><button id='dTJPA3'></button><li id='dTJPA3'><noscript id='dTJPA3'><big id='dTJPA3'></big><dt id='dTJPA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TJPA3'><option id='dTJPA3'><table id='dTJPA3'><blockquote id='dTJPA3'><tbody id='dTJPA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dTJPA3'></u><kbd id='dTJPA3'><kbd id='dTJPA3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dTJPA3'><strong id='dTJPA3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dTJPA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TJPA3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dTJPA3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dTJPA3'><em id='dTJPA3'></em><td id='dTJPA3'><div id='dTJPA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TJPA3'><big id='dTJPA3'><big id='dTJPA3'></big><legend id='dTJPA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dTJPA3'><div id='dTJPA3'><ins id='dTJPA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dTJPA3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dTJPA3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dTJPA3'><q id='dTJPA3'><noscript id='dTJPA3'></noscript><dt id='dTJPA3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dTJPA3'><i id='dTJPA3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接力人手记 | 我去了一线口罩工厂当志愿者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20年02月21日

                生物学子、病毒科普文章作者、口罩加工厂工人、科学防疫手册多语言版本编译人员、驰援湖北的物资协调管理员……疫情爆发后这些天,接力长江8期学员查雨其的身份在↓不断切换,唯一不变的,是抗击新冠病毒志愿者。

                这篇文章是她做志愿者的手记,让我们看到还有这么一群人,心怀大爱,默默为抗“疫”奔走。

                接力长江8期学员查雨其

                作为志愿者在々苏州口罩厂的工作车间

                文 | 查雨其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  天气预报曾说,今年的冬天,会是一个暖冬。但我们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寒冷和萧瑟,它的名字,叫COVID-19。

                1月21日凌晨,我看着钟南山院士新闻发布会的直播,眉头紧锁给我的同事,也是最好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,恳求她当日☉中午不要踏上返回襄阳的动车。

                当时虽然钟院士已经肯定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,但是湖北的确诊病例数还没有统计公布,大部分普通人对于病毒的高度传染性还没有足够的预警和正确的认Ψ识。但我作为一个生物学子的第六感告诉我,这个病毒的严重程度会ㄨ远超当时的预期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成功说服了我的好友,但我的好友却没能说服她在襄阳的父母。另一方面她也表示,如果情况真的会变得像我预计的那样糟糕,那她还是希望能够回到父母的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  1月21日中午,我给好友送去了一些增强抵抗力〖的保健品,再三叮嘱她不要去武汉转车,心情复杂地送她踏上了回乡的归途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时的我们还安慰彼此,这个病毒也许只是2020年春节一个波澜不惊的小风波,一个星期后我们又会∩开开心心地见面,开始新的一年的工作。却未曾想ω 我们这次分别之后的一个月,都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之后的每一天,我都密切关注着疫情的变化。随着武汉封城,人们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¤重性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回想起2003年的噩梦——SARS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样是冠状病毒,同样是在春节期间爆发,但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最大的不同,是它爆ζ发在了一个互联网时代。从1月21日到1月25日,呈几何倍数传播的,不仅是病♀毒本身,更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谣言。

                互联网的发展为防疫提供了一定的便利,使得信息能够更快速、公开、透明地传达到全国各地。但同时,它也为防疫带来了巨大的困难,病毒侵害的是我们的身体,而谣言和恶意扭曲的舆论,侵害的是我们的理智和感情。这次,国家不仅需要防控病毒,还要稳定人心。有趣的是,比起■官方发布的消息,如今大家更愿意相信公众号文章和群消息。这背后的原因,超过了我的知识范畴。如果人性和政治可以像生物化学实验一样,用仪器精确分析,那么我们也就不会进化出现在这么复杂的社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出于㊣一个生物学子的责任感,和我想要守护好我【身边的一方天地的私心,从1月21日起,我开始在我的个人公众号“夙说天下”上发布《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科普》系列文章。虽然作为个人公众号,转发量和阅读量都有限,但至少我希望能」够缓解我的家人和朋友们的紧张和恐慌,让他们知道,在他们的身边,还有我作为科学的后盾,帮他们抵抗谣言,科学防疫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  大年初一的中午,我在朋友圈看到⊙苏州市一家口罩厂征集▆志愿者的消息,报名之后得到的答复是立刻就需要人手。当时家人还没有做完午饭,于是我午饭都没来得及吃,就跑去了口罩工厂。

                作为临时工我@们志愿者并不具备操作ω口罩生产机器的能力,能做的事情其实〒非常简单和枯燥,无非就是搬运、整理、检查和包装。

                我领到的任务,是在口罩生产线上检查①并理顺口罩的耳挂。从一点半到五点半,我一@ 直就在机械地重复四个动作,从生产机器上拿起□ 口罩,抖动理顺耳挂,扔掉不合格的口罩,把合格的口罩放进收集框。一个下午,就这样经手了12000个口罩。

                期间我上游的工人小姐姐一直跟我说如果累了可以去休息,她可以自己完成下游的这些事情的。但我知道她其实已经连续站着工作了10个小时,只能在等原料的时候靠着墙休息一会儿,所以是怎么样也不好意思自己去休息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四个小时的∴工作不曾让我感到疲累,因为我的热情很大很大,大到希望我们¤所做的努力可以解决一线医务人员的燃眉之急;我的期待又很小很小,小到只希望,我身陷重点疫区的好友们,能用上我〇亲自做的口罩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    1月26日,在卐朋友的介绍下,我作为科学信息写手和翻译员加入了海外防疫宣传志愿者小组。这个组织的目标是做出多语言版本的科学防疫指南,帮助全世界的人们科学∑ 地认识病毒,理智地面对疫情,对抗因为恐慌和无知而产生的针对海外华人的歧视█。

                防疫手册的时效性非常重要,为了尽快做出手册,权衡之后,我暂时放下了口罩生产志愿者的工作,全身心的投入到科学防疫指南的ξ撰写和翻译工▼作中。

                终于在2月8日,40多位志愿者历时两个多星期的努力之下,中英双语版的《共同战斗“2019新型冠状病毒”知识指南》率先上线,法语版本也会在后续发布。这不仅是一〖个防疫的科普手册和知识指南,更是我们海内外青年志愿者出于人道主义的发声和呼唤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这段艰难的←日子中,我们看到了许多令人心痛的消息和现象。最可怕的不是疫情,而是人们被压力、恐慌、紧张等一系列负面情绪淹没后所产生的互】相猜忌和伤害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场需要我们万众一心的战役。也许对于非重点疫区的人们来说,除了无法出门和经济停滞带来的影响,疫情只是每天在新闻上看到的不断变化的数字;可是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条ぷ鲜活的生命,他们是我们的同胞,是曾经↓在武汉这个美丽的城市、在湖北这片质朴的土地上勤恳工作、努力生活着的人们。

                通过这个手册,我们不仅希望能够帮助大家正确对待病毒,更希望能够帮助大家正确对待疫情中的人们。希望大家在看完手册后可以和√我们一起做到——科学防疫,不盲目恐慌;不造谣,不歧视,隔离不隔心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要让口罩成为交流的阻碍,不要让隔离成为心灵的监牢!


                5

                随着中英双语版◤的防疫手册上线,我在志愿者小组中的工作也减轻了不少,后续只需持续关注疫情发展并对手册做出及时★地更新。虽然早在2月3日我所在的企业就已经复工,但闲不下来的我在工作之余还是想多做些事情。于是在手册发布之后,我又成为了宾大■校友会此次驰援湖北的物资协调管理员。

                起初的工作真的很揪心,不断地有医院向我们发来求助,但是物资和资金就那么点。随着2月10日企业陆续复工和政府兜底采购政策的实施,如普ㄨ通外科口罩之类资源在湖北的空缺被逐渐弥补,但医≡用护目镜、医用防护服等生产资质要求较高的物资,还是十分紧缺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物资种类在需求上的差异,还有供给在空间上的差异也十分巨大。湖北和其他大城市的物资供应随着产能△的提升逐渐跟上,但我云南玉溪的朋友在2月13号依然向我求助,当地医院连1000个普通外科口罩都买不到。我父亲在四川南充政府的◎朋友也说“只要能给医院800套防护服,下跪都愿意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随着政府兜底采购政策⊙的实施,国内的货源几乎被切断,海外的货源价格高昂又有清关的困难,假货劣质货层出不穷,大多资金都要求定向捐赠湖北;我们真的很难@满足所有需求。在这个特殊的时期,物资分配很难争论出一个是非对错,也很难有一个绝对的评判标准。尽管困难重重,但我们依然在尽我们所能。希望我@ 们的努力,能够多保护一位一线工作者;希望我々们的努力,能够多减少一位风险患者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6

                有句老话说得好,不以善小而不为,不以恶小而为之。闲在家的日子里,大♀家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,自己的专业、长项和能力是不是能为这次的疫情做些什么?就算没有相匹配的事情可以做,也可以贡献一些基础的劳动力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感激我能够有这么多做志愿者≡的机会,让我化应激压力为动力,把接受到的一∞切消极信息化为正能量。

                做↘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这是我的父亲告诉我,做人的唯一原则。相信大家从小到大,在父母口中,在老师口〇中,在各种公益宣传片中一定都听过无数遍◆这句话,次数多到有时候这句话就像一座大山压在我的肩头。到底怎样才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?

                当我看到一№线医务人员和志愿者们仍然面临物资紧缺,当我遇到拿着假货昧着▃良心发国难财的人,当我听到我海外的朋友依然遭受歧视和不公平的待遇,我也怀疑过,我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意义。灾难,永远是人性最好的试金石。

                平凡的我们做着平凡的事,渺小的我们贡献着小小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相信有无数和我一样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的人们,我们的努力终将汇聚在一起,成为驱散武汉寒冬的十里春♀风,我们的爱,终究会催开江城的樱花烂漫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7

                在此我也想感谢接力长江的小伙伴们、老师们在这段时间对我的支持!

                我们也许幼稚,但我们充满热情;

                我们也许鲁莽,但我们敢于闯荡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像无数充满生命力的小『溪,汇入长江,也终将成为辽阔大海上的滔天巨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