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yFalYQ'><strong id='yFalYQ'></strong><small id='yFalYQ'></small><button id='yFalYQ'></button><li id='yFalYQ'><noscript id='yFalYQ'><big id='yFalYQ'></big><dt id='yFalY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FalYQ'><option id='yFalYQ'><table id='yFalYQ'><blockquote id='yFalYQ'><tbody id='yFalY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yFalYQ'></u><kbd id='yFalYQ'><kbd id='yFalYQ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yFalYQ'><strong id='yFalY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yFalYQ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yFalYQ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yFalYQ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yFalYQ'><em id='yFalYQ'></em><td id='yFalYQ'><div id='yFalY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FalYQ'><big id='yFalYQ'><big id='yFalYQ'></big><legend id='yFalY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yFalYQ'><div id='yFalYQ'><ins id='yFalY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yFalYQ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yFalYQ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yFalYQ'><q id='yFalYQ'><noscript id='yFalYQ'></noscript><dt id='yFalYQ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yFalYQ'><i id='yFalYQ'></i>

                首页??>??教授与研究??>??观点文章??

                周春生——无限供给经济的快速繁荣

                当今时代是无限供给要素、无限供给产品大繁荣的时代,技术快速进步、迭代,专利数量、创意产品、数据资产呈井喷式增长。中国在无限供︽给经济领域的成绩非常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无限供给经济是一套新的经济学理论,但无限供给要素和产品并不完全是新的存在,只是早年这类要素在经济活动总量中占比较低,并未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们先来看看无限供给要素「。如前所述,技术是一种重要的无限供给要素。技术不是今天才有的,其重要性早就为人所熟知。第一次工业革命、第二次工业革命就是经典的技术革命。古人发明的植物栽培、家畜饲养、陶器制造、炼铜炼铁方法也是技术。但是,因为需要通过其他载体▆或与其他生产资料结合才能发挥作用,因此长期以来,技术并没有被主流经济学理论视为一种独立的生产要素。

                再来看无限供给产品。马克思的《资本论》、孙武的《孙子兵法》、贝多芬的《欢乐颂》不知已经被多少人阅读、欣赏过,这些都是经典的无限供给产品(作品)。在理论上,所有这些思想性产品一旦被创造出来,都是可以无限▼供给的。但由于长〓久以来这些产品需要以有限供给产品作为载体,如书本(纸张)、唱片,其无限供给的属性并没有引起经济学界的足够重视。当然,也有一种可能,无限供给产品在传统经济时代毕竟占比较低,忽略其存在性似乎对经济理论的整体有效性←并没有产生太大影响,所以没◆有得到足够重视。

                随着技术进步的加速和数字化时代的到来,无限供给要素和产品越来越多,越来越重要,而且对有限载体的依赖性也在快速降低。例如,在传统经济※中,图书需要以纸为媒介,音乐需要被刻录在唱片或磁带里,然而现如今,数字图书、数字音乐几乎不需要借助任何物理载体就能流通,成了无限供给产品。人们只要有部手机,就可以卐看书、欣赏音乐,做许多自己想做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近些年来,技术和数据这些新经济的核心生产要素在中国呈现出井喷式增长,以数字产品为代表的无限供给产品也层出Ψ 不穷。

                先来看专利申请和授予情况。1999年,中国获得专利总数只有16 607件。到了2018年,中国获得的专利数◤量突破百万件,达到了惊人的1 393 815件,位居世界首位。不到20年时间,中国年获得专利数量暴增了83倍,增速着实惊人。当然,技术水⊙平不能只看专利数量,还要看质量和应用前景,但专利数量至少从一个角度反映了中国科研和技术力量的快速进步。

                与专利数量增长速度相呼应,中国近20年来的研发支出也在快速增长。1999年中国R&D经费支出总额为678.9亿元,占当年GDP的0.83%。2019年中国共投入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22 143.6亿元,占当年GDP的比重为2.23%,创历史新高。2019年华为财报显〗示,2019年研发投入为1 317亿元,相当于20年前全国总研发经费支出的两倍(当然,这里∑有通货膨胀因素),可谓数额惊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数据资产的增长更是近年来中国经济的亮点。尽管中国数字化进程起步较晚,但成长速度很快。中国“数据圈”规模在2018年时约为7.6 ZB,占全球总量△的23.4%,预计到2025年时规○模可达48.6 ZB,成为全球最大“数据圈”,占全球总量的27.8%,年复合增速达30%。

                徐翔、赵默非在《数据资本与经济增长路径》一文中提到,2015年,中国数据资本在6万亿元左●右,占社会总资本的比例约为4.3%。2019年,中国数据资本已达9万亿元左右,占社会总资本的比例上升到接近5%。

                数字经济在中国的高速发展更是势不可当。上海社科院于2019年※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,中国数字经济增速在2016—2018年连续3年排名世界第一。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,中国数字经济同比增速分别达到21.51%、20.35%和17.65%,远高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。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《数字中国ξ 建设发展报告(2018年)》显示,2018年,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.3万亿元,按可比口径计算,名义增长20.9%,占GDP的比重为34.8%。其中数字产业化规模达到6.4万亿元,占GDP的比重为7.1%。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、互联网行业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4.2%和20.3%。2018年产业数字化规模超过24.9万亿元,同比名义增长23.1%,占GDP的比重为27.6%。工业、服务业、农业数字经济占行业增加值的比重分别为18.3%、35.9%和7.3%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(以下简称“中国信通院”)测算的数据,描绘了近些年来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态势。该图直观地显示了数字化↘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作用。2005—2019年,中国数字经济一直呈现高速增长的态势,2008年以后增速进一步加快。10多年间,中国数字经济总规模从2.6万多亿元增》长至35.8万多亿元,增长了近13倍(按当年价格计算的名义增长)。数字经济占GDP的比重一路高歌猛进,从2005年的14.2%上升到2019年的36.2%,其中2005—2008年,数字经济在GDP中的占比上升了1个百分点,其后每3年上升6个百№分点左右,发展势头惊人。无论从▃哪个角度看,数字经济如今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地位都已举足轻重。

                广义而言,中国的数字经济从业人员数量于2019年达到1.9亿,占中国就业总量的24.6%。与此同时,当年中国数字经济占GDP的比ξ重达到36.2%,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67.7%。数字经济已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。

                以数字经济崛起为代表的中国新@ 经济业态的蓬勃发展,一方面是技术进步和模式创新♂推动的结果,另一方面,也是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和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必然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定程度上讲,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的经济高速增长,主要依靠的是劳动力丰富、成本低廉、物质产品相对紧缺所推动的快速工业化。经过多年的高『速发展,工业化进程和伴随着工业化进程的资本积累已经基本完成。在传统市场,包括房地产、基础制造领域的投资,在中低端产品出口和社会大众的基础消费︽方面,都逐渐逼近饱和状态。由此,传统存量行业的增量空间已经变得非常有限。经济发展、企业繁荣、消费升级,均需要寻找新的突破口和新的增长空间。新的增长空间在哪里?在于创新,在于新技术的突破和新产品的打造,在于〓新需求的创造。

                近10年来,中国在数字经济、人工智能、机器人、无人机、生物科技、量子技术等方面所取得的成就,是国民经济转型升级的阶段性成绩,是企业寻求新增量的具体成果。中国←在这些领域的创新和发展还会继续快速向前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力▅发展数字经济,全面推进经济的数字化转型,不只是中国独有的经济发展趋势。美国是数字经济发展最早的国家,其数字化技术水平和数字经济规模目前依旧领先全球。世界上许多其他╲国家,特别是经济相对发达的国家(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中的大部分成员),也在不遗余力地发展数字经济和智慧经济。2019年,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以下简称“经合组织”)成员中70%~95%的成年人是〒互联网用户,智能手机是最受欢迎的上网工具。2020年,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产生的影响,全球对数字经济的重视和依→赖程度更是上了一▓个新的台阶。

                数字和智慧经济的兴起,不是技术的边际改进,不是小修小补的经济结构调整,而是一次生产、流通、生活方式的伟大革命。这一轮以数字化和智慧化为代表的技术革命,与以蒸汽机为代表的第一次工业革命,以及以电气化为↘代表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相比,其影※响的广度和深度都将更为宏大。

                需要指出的是,尽管数字经济是现代无限供给经济的核心组成部分,但数字经济并不等于无限供给经济。按照通用的核算口径,数字经济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:一是数字产业化,即∏信息通信产业,具体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、电信业、软件和数字技术服务业、互联网行业等;二是产业数字化,即由于应用数字技术带Ψ 来的生产数量和生产效率提升,传统三次产业的新增产出成为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◤部分。显然,电子信息制造业的产品还是有限供给产品,传统产业应用数字技术增加的产品也是有限供给的。当然,即便数字经济和其他新兴产业的最终产品是有限供↓给产品,生产过程依然离不开大量的技术、数据等无限供给要素。

                文章来源:《第一财经网》

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        学院新闻

                更多